今年的冬天特别暖和,走在街上你甚至不知道明天是新年。

    记忆里的新年是什么样的?

    有雪花飘落还是雪花里微微的火柴光芒?

    就在这最后一天过去,明天即将是新年。

 

    I

    “嘿!你在这里干吗呢?”我问道。

    她仰起消瘦的面孔对我微微一笑。

    “你没有看见吗?我在这里卖东西。”

    “是吗?”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站在街头的确少见。如果不是她身旁的那辆锈痕斑斑的手推车,我甚至以为她是高贵的女骑士。

    “你想要些什么?”她见我沉默下来问道。

    “没什么需要的,你也看见了!我是一个诗人!落魄的诗人!没什么需要的。”我微微上扬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甚至连我自己都相信我是轻蔑她的。

    我看见她的手轻轻的抚摩手推车扶手的边角,脸上始终有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诗人和消瘦的女孩就这样以微笑对抗着轻蔑。

    我慢慢的转过身去,带有一丝疲倦。在高贵的骑士恶毒的刺客之间久久徘徊的我实在不习惯几近完美的她。

    我用手压底帽檐准备离开。她却在身后说道:“你的帽子脏了,要不要换一顶?”

    当然会脏!我的帽子当然会脏!这是我从金三洞穴里不知名字的弓箭手身上拾来的。我看着他微笑的倒在木乃伊的脚边,身上压着破碎掉的弓,他的帽子就这样遮盖住他的面孔!我拾起帽子是为了看看死去人的表情,我留下帽子为了遮挡风雨,但是这个惟利是图的商人却用“脏”这个字来形容我的帽子。

    “脏又怎么样?”我回过头去,用冰冷的眼神盯着这个看上去单纯却处处处心积虑推销自己商品的女商人。

    我说:“我没有钱!我不是骑士!不是服事!我更加不是富可敌国仍在街头兜售商品的商人……”一时间我有些哽咽。我想起了死去的弓箭手脸上寂寞的表情。他如果还活着他也许会代替我说些什么。

    “你别误会,我没有收你钱的意思,我只是看你的帽子太旧了,这样的天气也许会下雨,你会被淋湿的!这里有一顶渔夫帽,算是我送给你的。”她的眼睛分外的纯净。我甚至可以在其中看见自己。

    我将手放在胸前对她弯下了身躯。然后转身离开……

 

    II

    我走过沙漠的时候看见有秃鹫在天空盘旋。我对自己说:“千万不能死去!尤其是在这里!”

    弓箭手的帽子的确破旧,在一夜的淅沥小雨之后又遭遇烈日它已经成我的负累。我又不想将它丢弃,因为它我时常想起那位弓箭手。

    在沙漠的绿洲里,我又遇见了她。

    她睁大眼睛惊奇的看着我。

    “你怎么也在这里?”她问道。

    我很有礼貌的微笑,然后在她身旁坐下。

    她的身后是沙漠里唯一的绿荫。

    “你要去那里?”她问。

    “金三。”我说。

    “金三?剑士都不愿意去那里!你去那里做什么?”她的眼睛很是可爱,我总觉得其中包裹着水一般的灵魂。

    “之前我有个朋友。他死在那里。”我说。

    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III

    黄昏之后我与她一起上路。

    路上她艰难的拖着沉重的手推车。

    我走在前边,耳中总是传来她急促的喘息声。

    有几次,我回过头去看她时她总是平静的微笑。那种举重若轻的表情很是让我心疼。

 

    IV

    我很想放下诗人的身架帮她推车,她总是能在我开口之前以微笑拒绝。我无奈的摇头继续走在前边。

 

    V

    金三到了。

    她在金字塔的边缘找了一处阴凉处坐下,很仔细的抚去手推车上沾染的灰尘。然后微笑的在旁边坐下,用友好的眼光打量着周围的路人。

    她的表情让我觉得温暖,带着这温暖我步入了阴冷的金三迷宫。

 

    VI

    三层!我记得是三层。

    毫不相识的朋友就在那里,我用几块塔顶坠落的石头为他砌了一个小小的坟。

    还在那里!

    我在他永久的居所旁边用低沉的声音为他唱起了刺客的黄昏。虽然我知道他只是一个弓箭手。在地狱边缘徘徊的弓箭手。

 

    VII

    我绕过那些发疯的怪物。小心翼翼的来到有阳光的地方。

    她还在那里,只是靠在手推车上睡了去。

    我悄悄的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熟睡面孔上柔和的表情发呆。有一两缕被沙漠噩梦般风吹乱的头发垂在她的面颊上,并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动。我很想为她拨开,但是我怕惊扰她恬美的梦。在我感觉到我已经爱上她后,我尽快的离开了那里。

 

    VIII

    又是沙漠。

    阳光似刀。

    我用自己的弓将天上盘旋的秃鹫射了几只下来,今天有晚餐了!

    入夜后我在柔软的沙面上睡去。

 

    IX

    午夜的时候我听见大嘴鸟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受伤的骑士脚步听起来是那么慌乱。

    “救救我!救救我!”他在我的身边从鸟背上摔了下来。

    我匆忙将他扶起,月光下满是血水的面孔看不出表情。

    “怎么了?”我问。

    “金三!金三的怪物脱出了……”他哽咽的说着。

    “什么?!”

    “塔倒了……”

 

    X

    骑士在我琴声的尾音里离开。

    他去了之外的某处。

    可能是,天堂。

    不知道他是战死,还是脱离的时候受的重伤。

    总之,我希望他去的地方会是天堂。

 

    XI

    离开我新建的坟时,我看见大嘴鸟在旁边落泪。

 

    XII

    我握紧了手里的弓,它微微的有些颤抖。我将昂贵的银箭搭在弦上。准备迎接快要到来或许将终结我生命的一切。

    但,我的脚步却坚毅不可动摇。

    金三!我回来了。

 

    XIII

    那些散发着臭气的怪物一个一个在我身边倒下,包裹它们身体的腐烂旧布一卷卷松散开来,我看见岁月遗忘了的枯朽灵魂。

    那个角落里没有她。我用力抱起一块块残石寻找她。哪怕是……

    哪怕是没有灵魂的躯体。

 

    XIV

    不远处有奔跑的声音。

    我向那源头奔去。

    脚下的沙子向后飞扬。

    我觉得自己很有力。

    手中的角弓被我发射箭矢的力度弄的发烫。

    它的生命在于毁灭。

 

    XV

    她将瘦弱的身躯挡在手推车前,并无助的颤抖。

    但,她手中的巨斧一次又一次的挥向上前来的魔物。

    我看到她的眼睛时,再也找不到曾经纯净的灵魂。

    只有噬血的愤恨!

 

    XVI

    我搭上箭矢,银的箭矢。

    瞄准靠近她身体的一切。没有生命的一切!一次一次的将绷紧的手指松开。

    不远处总有某些倒下。

 

    XVII

    我就在远处守护着她。守护着不肯离开自己财产的女孩。

 

    XVIII

    直到木乃伊的手指穿透她的身体。她萎缩着倒下。我的泪渐渐夺眶而出。

 

    XIX

    我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将那些魔物的龌龊灵魂赶出它们自身的躯体。我只是记得她倒下之后天空不再是蔚蓝色,变的灰暗。

 

    XX

    我将她瘦弱的身体放在膝上。她仍旧很勉强的对我微笑。

    “那里,”她指着染有自身血迹的手推车对我说:“有我从吉芬运来的赤色药水,你把它分给受了伤的人。”

    我惨然点头。

    她说:“还有一顶渔夫帽,是……是……给你的……”

    我抱着她的一切,她留在世上的曾经自我的一切大声哭泣。

 

    XXI

    我把她手推车里的药水分给了能够找到的活人。

    我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告诉别人她的故事,一定不要。但是我怎么也压抑不住自己。

 

    XXII

    伊登的苹果。

    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她叫伊登。

    她守护着生命的苹果……

 

    XXIII

    每当我在即将远去的骑士后面唱起这首歌总有年轻的骑士对我轻蔑的微笑,的确,一个年过半百的诗人不务正业在这里又弹又唱的确值得轻蔑。

    的确,在她走后已经四十年了。

    我唱着伊登的苹果走遍了这个世界。

    我要把她的故事告诉你,一个美丽的商人女孩和她的手推车的故事……

 

    XXIV

    在我最后一次来到金三,金字塔仍旧在那里。破旧!罪恶!

    有一个女骑士从我身边走过,我弹起了手中的乐器。低沉的旋律吸引了她。她回过头来我惊呆了!曾经的一切……

    有一个年轻的骑士走过我身边,他看见我注视女骑士的表情很是惊讶。

    他问我:“你认识她?她是我们的骑士领主。”

    他见我久不回答就自己说道:“不会的,你不认识她,一个落魄的诗人怎么会认识……”

    我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不!我认识她!她是那个守护苹果的女孩!”